旁通历—天文教育历

  学者们一直谈说沈括的“十二气历”,认为这是中国科学史上很重要的创见。但是令人 困惑的是不知道沈括的这个想法从何而来。曾有过一种猜测,说沈括大概是在同泉州的外商 或开封的犹太人接触过程中了解了外国的太阳历。而这一猜测却没有直接证据。 与此同时,在沈括的著作中另有一词难懂,他在讲盲人卫朴精于历术时说卫朴“旁通历则 纵横诵之”。今人不知“旁通”二字是某一历法的专名还是一个谓语。
  最近,中国科大的博士生祝亚平在通检《道藏》科技史料时发现了《旁通历》。这是晚唐 至五代一段时期内写下来的一部历法, 令人激动的是:这是一种太阳历。这样一来, 上面两个 问题便豁然而通了。沈括从卫朴那里知道了道教传习的太阳历,这就是《旁通历》, 于是他提 出了“十二气历”方案。
  这条史料收录在今本《道藏》第20册450~451页, 全名为“二十八宿旁通历”, 是一部 叫《金锁流珠引》的道术杂书的一节,托名王方平、张道陵等著,李淳风注, 实际作者当是五 代时人。这部旁通历资料是一个历表,有一年每天的日名,都是二十八宿名,一年十二
    
    
    表1:《二十八宿旁通历》 
日\月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月, 每月三十日, 每日星宿名固定。原表抄录用竖行从右向左很不整齐,经整顿如表1。 这 历表原有说明,说是算命用的,知道一人的生日即可由它查知他的“本命星”,还可依此安排祭祀日程。
  检索道教史料发现,从汉代张道陵在四川创五斗米道开始,确实有本教门中独立的历法, 这种历法“应天二十四气,合二十八宿”,“随天立历”。(见《三洞珠囊》,载于《道教要籍 选刊》10册296页,上海古籍出版社)应该就是旁通历的来源。其中还可能吸收了四川少数 民族的一些历法因素。大概因为这种历法是太阳历,不能与官定历法抗衡,遂自损名义,命曰 “旁通”了。
   旁通历性质是太阳历。规定一年十二个月,一月三十日,年年如此,不置闰月。但又与精 密的太阳历有重大出入: 1.一年360日,不是365.25日; 2.表1中有九个月的月尾与下月月首 星宿之名重复;3.历表中只有27个宿名,少了牛宿。

    不排除原始史料有错讹的可能。这些问题要留给史学家去研究。我们现在要看看这种历 法有什么可取之处,有没有可作古为今用的东西。有!这就是它的“天文历”性质。
    此历以天文星象注日,从而成为一种“天文历”,这对普及天文知识非常有利。这个有利 因素须借助中国的二十八宿体制才能起作用。表1的二月一日奎, 八月一日角,是汉代的春分 秋分日所在宿。秦汉以降,中国历法为“夏历”,其特征是冬至在11月。旁通历把二月排在 表首,是以春分为年首,遵夏历之制。过了二千年到于今斗转星移,春分的太阳已经不在奎宿, 而在室宿了。巧的是, 表1中室宿恰在1月,可以排为岁首, 这相当于现行阳历的三月。二十 八宿是黄道方位的标记。28这个数又是4和7的倍数。4便于把星空分为四个天区, 古称四 象,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可以配合一年四季;7则与一个星期的天数相合,便于与现代 作息制度配合。二十八个字正好与中国古诗的七绝字数一致,背诵容易。用拉丁化拼音字母 代表也可以,英文有26个字母,只要再添上两个双字母的头和尾就行了,比如头用Be,尾用En, 中间用A~Z。也可以用星期的日名附加四象之名作为二十八宿新名,如SUN of DRAGON、SAT of TIGER……。考虑一年365.25日,以及表1缺少牛宿,我们参考表1直接给出新的国际公 历表“天文教育历表”。
    表2是365日,3、5、7、9、11五个月是大月,31天,其余七个月是小月30天。四年一 闰, 则以1月为31天。1月31日命为“奎”。此表中只有7月31日与8月1日重复宿名“角”, 闰年则1月31日与2月1日重复宿名“奎”。这两天就算多加的星期日。其余角、斗、奎、 井四宿都是星期日。
    以二十八宿注日重点在于:每月首日之宿就是当月太阳所在之宿。此宿亦可命为月名。 由此,任何一天晚上的星象都可以从历表上简单推算出来。例如5月为井月,1日为井日,则 此月太阳在井。于是午夜0时正南天空的星宿是15日的斗,而晚8时斗宿在正南之东侧60 °。这是依一宿15°,12-8=4小时,4×15°=60°算出来的。正南则是11日的房宿。 其次是月相注法,我们仍遵循沈括的方案,但比沈括更进一步。沈括方案里没有注宿名这 一条。朔日那天月亮当然在月首之宿中,把朔日注在历表中,那天的宿名自不必是月亮所在之 宿,然而那天的日数可以用来推算每天月亮所在星空位置。由于月亮运行一周天是27.32日, 近似便算作28日。所以每天月亮所在只须以朔日之日数加上当日之日数,所得日数之宿名便 是当日之月位宿名。

表2:天文教育历表
月 日 春分 2 谷雨 3 小满 4 夏至 5 大暑 6 处暑 7 秋分 8 霜降 9 小雪 10 冬至 11 大寒 12 雨水 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要想使这份“天文历”的天文内容更丰富些,可以加注金、火、木、土四大行星的方位, 这只要注在以所在宿位为日名的日子上就行了。这在表2上会表现为四条很规则的曲线,非 常醒目。当然,照此办理,还可以编制更详细的天文历。

    这种新太阳历方案与已有诸家方案不同之处就是运用中国的二十八宿把新历充实了天 文学内容。这些天文内容虽然非常粗略简单,但对于少年儿童则恰如其分。历表的鲜明规则 性,二十八字宿名的可背诵性,有如“小九九”,必会吸引童蒙求知的好奇之心。所以这个历 法非常有利于儿童的科学教育。
    有人分析过当今联合国改历的动向,认为由于计算机解决了工商管理中的计算困难,改 历已失去了经济动力。预期2000年不会改历,此后如何也难预料。
    但是我们要向联合国的负责改历的机构—经社理事会,或者迳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呼吁, 也向曾正式表示不支持改历的美国政府和公众呼吁:不要把改历只看作一种经济生活的需要, 要把这看成教育事业的必要事务。我们依据中国道教太阳历改进设计的历法就是由这一考虑 出发的,所以我们把这新历法取名“天文教育历”。
    明末学者顾炎武说过:“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这是事实。然而现代社会科技文明高 度发达,人们对宇宙星空反倒陌生了。尽管影视宣传中大演星外来客、星球大战之类的科幻 内容,可是城市灯火的夺目光芒加上工业和生活的烟气尘氛几乎完全掩盖了壮丽的星空。能 源浪费和环境污染触目惊心,遂教斗车空运,汉槎收帆,牛女谁怜,参商无指。这样下去总有一 天会闹到星月无光的地步。中国的经济腾飞刚刚起步,十几亿人口的未来星空如何保持三代 风光,尚可规划。西方人尽管高唱:“四海之内皆兄弟,在那星空的外面住着慈爱的天父。”(贝 多芬第九交响乐歌词)可他们给天父脸上抹了多少黑哟!
    我们要借改历一事再敲警钟,呼吁世人教育下一代保护地球!擦亮地球面向宇宙的窗子, 像上古三代之人那样投入广阔无垠的宇宙怀中。
    当然,从教育需求出发也可以设计出各种不同的历法方案来,但改历以教育需要为目标 总是对的。我们的方案可作为引玉之砖,提供给世界人民。

(1996深圳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