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华成语千句文》看古代科技内容表述的缺失

戴吾三

 

通读《中华成语千句文》(以下简称千句文)(见《中华读书报》20001129日专版),深为作者的创新精神、雄大气魄折服。千句文立意高远,思想性强,文辞华美,音韵铿锵。聚拢不到万字,而展开却是千篇故事。可以预想,千句文行世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播、对孩子的教育成长都将有重大影响。

细读千句文,也发现有一些不足。作为研究中国科技史的专业人士,笔者今就“科技之光”一节提些看法。

 

    一.“科技之光”份量明显偏轻

千句文全文共36节,有22节叙史,以年代为序纵向展开。这部分内容大都较长,其中象“秦皇汉武”、“大唐雄风”节都是90余句700余字的长文,从叙史的角度看,长些似也说得过去。

千句文另有12节讲中国文化特色,为平行展开。依标题顺序,有“礼仪之邦”、“百年树人”、“琴棋书画”、“乐山乐水”、“建筑园林”、“寓言故事”、“戏剧小说”“侠义精神”、“饮食文化”、“商业文明”、“科技之光”、“江山如画”等内容。从篇幅分析,最短的“建筑园林”,1080字;“乐山乐水” 1296字(这部分实无独立之必要)。其次是“琴棋书画”、“科技之光”,均为18144字。其余节多长,“礼仪之邦”34272字;“戏剧小说”58464字;“商业文明”52416字;“江山如画”30240字。 “侠义精神”、“饮食文化”,均为28224字;“百年树人”24192字;“寓言故事”20160字。

众所周知,中国古代有许多重要的创造发明和科学认识,泽及后人,影响世界,列数出来,内容要比“琴棋书画”、“侠义精神”、“饮食文化”丰富地多。相比之下,“科技之光”份量明显偏轻。

 

    二.“科技之光”内容缺失

为讨论方便,现把千句文“科技之光”原文列出:

 

河图洛书,鸿爪雪泥。 天文历法,规天矩地。

九章算术,条分缕析。 圆周密率,析毫剖厘。

夏鼎商彝,国之重器。 冶铁煮盐,民生所系。

能工巧匠,不可胜计。 赵州拱桥,气吞虹霓。

蔡伦造纸,毕昇活字。 磁针指南,火药霹雳。

四大发明,人类福祉。 有口皆碑,丰功伟绩。

中华医学,自成体系。 五行生克,阴阳相济。

望闻问切,本草金石。 妙手回春,悬壶济世。

对症下药,标本兼治。 延年益寿,固本养气。

 

分析可见,文中涉技术内容8句,涉医学内容6句,算学内容3句,天学内容1句。农学内容无,著名科学家无。

按科学史界认识,中国古代科学成就集中表现于天学、算学、农学、医学四大学科;技术成就集中表现于制玉、冶金、陶瓷、织染、造纸、印刷、水利、建筑八大门类。鉴于有关技术的内容已散见千句文其他节,笔者不予细究,而将重点关注科学内容。

分析看出,天学、农学内容严重缺失,著名科学家严重缺失。当然,考虑千句文的特点,对内容应有取舍,无法求全。但重要的不能少,缺失的应补上。如“以管窥天”(今常简化用为“管窥”)是成语,它也是对古人进行天文观测的真切描述。在没有望远镜的古代,古人通过特制的管子观察天体星象活动,曾达到很高的认识水平。故应著上一笔。又如“精耕细作”是中国传统农业的一大特点,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千句文有“精耕细作”句,却放在“秦皇汉武”节中,无形弱化了其地位,最好纳入“科技之光”的农学内容。

    另“科技之光”也有表述不妥处,如“蔡伦造纸”说。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有多起西汉麻纸发现,特别是1986年甘肃天水放马滩西汉墓中出土纸质地图,有力地证实中国在西汉时期就已发明可用于绘写的纸。近年,科技史界已明确推翻东汉蔡伦首创造纸的说法,对蔡伦的贡献重新定位。新的说法是,蔡伦对造纸术做出了重大革新,使纸的质量和产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三.“科技之光”试补

   笔者不揣浅陋,试对千句文的“科技之光”内容作一些补充和调整。

 

    河图洛书,幻方藏奇。 九九口诀,妙在简易。

九章算术,条分缕析。 圆周密率,析毫剖厘。

圭表测影,冬夏二至。 阴阳合历,廿四节气。

以管窥天,星宿度之。 铜壶滴漏,时刻分之。

    夏鼎商彝,国之重器。 分范失蜡,铸造称奇。

    干将莫邪,可歌可泣。 千锤百炼,刀锋剑利。 

大匠鲁班,堪为祖师。 能工巧匠,不可胜计。

    赵州拱桥,气吞虹霓。 应县木塔,巍然屹立。

造纸革新,蔡伦功绩。 活字印刷,毕昇创立。

磁针指南,中土传西。 硝烟弥漫,火药霹雳。

四大发明,人类福祉。 有口皆碑,丰功伟绩。

农为邦本,天时地宜。 精耕细作,惜用人力。

集约经营,用养合理。 救荒防灾,避害趋利。

岐黄医术,自成体系。 五行生克,阴阳相济。

望闻问切,本草金石。 对症下药,标本兼治。

扁鹊华佗,世有神医。 妙手回春,悬壶济世。

吐故纳新,动静相宜。 延年益寿,松鹤可比。

 

说明如下:

1.“河图洛书”与“鸿爪雪泥”搭配欠妥。“河图洛书”被认为是古老的幻方,故改接“幻方藏奇”。

2.“岐黄”指岐伯与黄帝,相传为医家之祖,后因以岐黄为中医学术的代称。今用“岐黄医术”换原“中华医学”一语。

3.“吐故纳新”本属养生、自我保健,故补入医学内容。“动静相宜”,“动”是对华佗提倡的以动为特点的养生运动的概指;“静”是对庄子提倡的以静为特点的导引运动的概指。千句文“狭义精神”节第三句“吐纳导引,调心整息”,属养生一类,与标题不符,应删之。

4.原“延年益寿”之后以“固本养气”结句不妥:一是前后缺乏逻辑关系,二是语气不足,故改“松鹤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