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龙去脉”看古代对居住环境的认识

戴吾三

 

“来龙去脉”,今常比喻人、物的来历或事情的前因后果。

实际“来龙去脉”最早与古代的风水学有关。古代风水学家讲究山川形势,他们把山称为“龙”,观察山脉的走向、起伏,寻找聚气之势;他们也喻河流为“龙”,追寻水的源头和流向,由此产生出“来龙去脉”之说。后来这一成语逐渐引用到其他方面。

抛去古代风水的迷信成分,可以看出古人对居住环境的认识有一定的科学内容。

 

    古人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认识到,人的命运与大地相关。土地丰美富饶,人们生活繁荣兴旺;土地贫瘠或生态平衡被破坏时,人们就会遭灾受难。古人也认识到居住地与自然条件的关系,如将住房建在河流的北边,山坡的南边,住宅可以接纳更多的阳光,躲避凛冽的寒风;既可以避免洪水的侵袭,又可引水浇灌田地。如左右再有山丘围护,易守难攻,环境则更理想。

然而,好环境不是随处可寻的,当不能取得理想的环境时,一些人就企图借助超自然的神秘力量从心理上获得某种补偿,逐步把对各种地形的观察同神秘迹象、征兆联系起来,就形成了风水学。 

风水学经历了一个发展、完善的过程,这中间,风水学家充分利用了古代地理学和水文学的成果,并大大加以发挥。

我国早期地理学知识比较发达,约在战国时期就出现了区域性的地理著作《山经》和《禹贡》。《山经》突出讲了区域地形,把我国山地分为南、西、北、东、中五个走向系统,每个系统中有起首、结尾和伸展方向。《禹贡》全书有“九州”、“导山”、“导水”、和“五服”四部分组成。两书均对山丘进行了系统的归纳和总结,并以山为纲讨论了地域位置、山系、水系、天然动植物和矿产资源等。

西北山脉的主峰昆仑山在中国文化地理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自然地,昆仑山也为风水学家格外重视,察山必求与昆仑山脉的关系。风水学家认为,中国在昆仑山的东南面,天下山脉,祖于昆仑,下生“三龙入中国”。“三龙”即山脉的三大干系,其以黄河、长江为中界,将南北地域分为南干、中干与北干。北干系指黄河以北的广大区域诸山,山脉从西北高原展来,主脉山脊以西之水,流如龙门西河;山脊东之水,流于幽冀,入于东海。山系一支脉为太行山,太行山绵延千里,其最长一分支为燕山山脉,东延尽于平滦。中干系指黄河与长江之间的地域山系,其山脉由蜀汉而来,一支至长安,而尽于关中。一支下函谷,以至嵩岳,支尽泰山。南干系指长江以南区域诸山系,其主脉祖于岷山,也有若干分支。

风水学家认为的中国诸山山系大概,与实际山脉的分布与走向情况大略相同。风水学家将其作为山脉祖宗支派的大纲,若要探寻龙脉之来源,必先洞悉以上诸山之支派,依次认“龙”,按图索骥。

    风水学家也大量吸收了古代水文学的成果。如成书于三国时期的《水经》是我国第一部描述水系分布的专著,书中记述了黄河和长江等137条河流,不仅说明其发源地、流向和归宿,而且较详细地说明了经行之地、主支流的空间展布和次序。北魏科学家郦道元撰巨著《水经注》,将河流数量增补至1252条,其描述水系不仅比《水经》详细,而且还记述了水系的演变及其鉴别方法、水系区域及水汛和泥沙等特征。水文地理的这些成果皆为风水学家所取用,他们把水系河流也喻为“龙”。

山与水被风水学家喻为“龙”,或许山脉的起伏和河流的曲折婉转,真象活灵活现的“龙”一般吧。总归中国山脉水系的大概以及纳阳御寒的气候实利功能,风水学家概括出了一个“风水宝地”的环境模式。这个环境模式是一种理想的背山面水、左右围护的格局:建筑基址背后有座山“来龙”,其北有连绵高山群峰为屏障;左右有低岭岗阜“青龙”、“白虎”环抱围护;前有池塘或河流婉转经过;水前又有远山近丘的朝案呼应。基址恰处于这个山环水抱的中央,内有千顷良田,山林葱郁,河水清明。这种环境模式既适于寺庙,也适于村镇或庄园。

从现代环境科学知识来分析,基址背后的山峦可作冬季北来寒风的屏障;面水可承夏季南来的凉风,争取良好的日照,并可取得用水、排水的方便条件;缓坡有利避免洪涝之灾;左右围护,植被茂盛,形成的封闭空间有利于形成良好的生态环境和局部小气候。这种地形环境适合于我国的气候特点,也适合于中国古代以农为主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生产方式,应该说是有合理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