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学传中土  名士有丰功

      ——评《西学东传人物丛书》

 

戴吾三

 

四百年前,一批传教士远涉重洋、不畏险阻来到东方,叩响中国的厚重大门。传教士远道而来,当然有其明确目的,就是想使中国皈依基督。但传教士以介绍西方科学知识作手段,却客观上传播了西方的科学技术,促进了中西的科学文化交流,以至推动了中国的近代化进程。

从明末至清末,曾有两次西方科学大规模传入中国的浪潮,这是中国历史上的重要篇章,也是世界文明史中的重要内容。关于这一时期西方科学传入中国及影响的研究,过去20多年间国内不乏有专著论述,如方豪的《中西交通史》、樊洪业的《耶稣会士与中国科学》、顾长声的《传教士与近代中国》、熊月之的《西学东渐与晚清社会》等。而近由王渝生主编的《西学东传人物丛书》不仅是此方面研究的新作,还贵在于有一些特色。

其一,该丛书确定以明末至清末中外科技交流中的重要人物为线索,来展示四百年来西方科学技术传入中国的历史画卷。该丛书共择选了十位重要人物,每位人物独成一书,所选西人有:被称为西学东传第一师的利马窦;被顺治帝赐称“通玄教师”,沟通中西天文学的汤若望;康熙帝赐予谥号“勤敏”,多具才能的南怀仁;中西方数学交流的功臣伟烈亚力;对近代中国科学启蒙作出重要贡献的傅兰雅。所选中国人有:科学译著先师——徐光启;中国近代科学先驱——李善兰;杰出的翻译家和实践家——华蘅芳;对中国近代科学发展功绩卓著的徐寿父子。考虑到人们对利马窦、汤若望等西方传教士的活动不算陌生,而对中国学者如李善兰、华蘅芳、徐寿之子徐建寅等缺少了解,该丛书有意在这方面用了笔墨,评述了中国学者的贡献,从而使读者形成一个较全面的认识:西方科学知识在中国的传播、中国古代科学被介绍到西方与近代科学在中国的启蒙,既有西方传教士的功绩,也有中国学者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其二,该丛书为科学人物传记,力求避免铺陈渲染、文学色彩过浓以至专业人士不愿问津的倾向,注意把握好可读性与学术性的结合。可以说,现在的这套丛书,文史学者翻翻也会引发兴趣,会发觉在天文、数学知识上有收益。如《汤若望》一书中,《崇祯历书》编纂是一大重点,该历书是对中国历法的重大改革,它标志着中国天文学从此纳入世界天文学发展的轨道。要说清《崇祯历书》几大特点,则必须介绍中西方古代天文、数学的有关知识。又如康熙三年杨光先告汤若望案,是一场曾震惊朝野、影响中外的历法大案。要说清案子来由,也必涉天文、数学的有关知识。当然,政治、社会等因素不可忽视,对文史研究者来说,则更有必要了解有关的科技因素。

其三,一般读者通过该丛书会增加近代史知识,特别是中西科技人物方面的知识。如,正是从利玛窦那里,中国人第一次知道地球是圆的,而不是天圆地方的形状。地球有五大洲、四大洋,中国并非居天下之中,而只是世界的一部分。又如伟烈亚力首次向中国介绍了代数学和微积分,伟烈亚力和李善兰在《代数学》和《拾级》中所创的许多数学名词沿用至今,他们对中国数学所作的贡献有深远影响。再如,19世纪末中国遭受西方列强凌辱,来华的西方人鱼龙混杂,不乏侵略者和投机家,国人不免不加区别地给以敌视,甚而推及西方的科学技术。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英国学者傅兰雅(其西方友人并不将他视为传教士,中国人则常常误认他作传教士)不懈地介绍和宣传近代科技知识,他和徐寿等人一起创办了宣传和教育科技知识的专门机构——格致书院,主编了第一种以科技知识为内容的中文期刊《格致汇编》,编写出一批科学入门读物……。拂去历史的尘埃,傅兰雅的真实形象就会显现出来。

让我们记住那些曾为中国近代科学发展作出贡献的中外著名学者,以更宽广的胸怀面对不断变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