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善本

《通鉴纪事本末》

   南宋袁枢撰,宋宝祐五年(1257)刻元明递修本。凡四十二卷,依司马光《资治通鉴》原文,区分事目,一事一篇,详其本末,始于《三家分晋》,终于《周世宗征淮南》,共二百三十九篇。此系清山东巡抚丁宝桢家旧藏,为清华己未级(1919)校友从购得,于1949年校庆时赠与母校。字大如钱,纸墨古雅。

《通鉴纪事本末》

《唐翰林李太白诗集》

   唐李白撰,元刻本。凡二十六卷,其分类与编排顺序同宋蜀本;分类与分卷一致,又同于元明两代最为通行的萧士赟删补《分类补注李太白诗》本。尽管书为坊刻,讹字、俗体字颇多,但仍为李白集版本递传系统上的一个重要环节。此书递经清叶昌炽、缪荃孙、傅增湘等人宝藏,满布藏章,并有叶昌炽、缪荃孙题识。为全国孤本。

《唐翰林李太白诗集》

《通 志》

   宋郑樵撰,元大德三年(1299)郡庠刻本。凡二百卷,详记典章制度,记事上迄三皇,下迄于隋。此为清宫天禄琳琅旧物,钤有宫廷藏书五玺(“天禄继鉴”、“八征耄念之宝”、“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太上皇帝之宝”、“乾隆御览之宝”)开本宽大,赏心悦目。1924年流出宫外,流入民间后,为我校收购。馆藏虽为残本,亦弥为珍贵。

《类编标注文公先生经济文衡》

   宋马括编,元泰定元年(1324)梅溪书院刊本。书为黑口,双鱼尾,具备典型元刻本风貌,字体紧密。此为清华大学图书馆珍藏的19部元刻本之一种。

《御制大诰》

   明太祖朱元璋撰,明洪武十八年(1385)内府刊本。凡七十四条,全国孤本。此书具备典型的内府刻本风格,开本广大,行格疏朗,刻有句读,纸墨上乘。

《春秋续义纂要发微》

   明郑良弼撰,明蓝格精抄本。卷前钤有满汉文官印“翰林院印”,当为《四库全书》存目书底本。清乾隆年间纂修《四库全书》后,四库馆退还民间的进呈本仅390 种,经200年沧桑仍能流存人间的已极为罕见。我校所藏的6种四库进呈本均很珍贵。此为全国孤本。

《春秋续义纂要发微》

《历代君鉴》

   明代宗朱祁钰御撰,明景泰四年(1453)内府刻本。卷前钤“广运之宝”朱文印,为司礼监所刻,纸色莹洁,墨彩飞腾,开本广大,极为精美。明代的官刻本,在内府有司礼监掌握的经厂,所刻书世称“经厂本”。由宫内宦官主持其事,内容多为经史读本、前代儒家性理道学和明代政令典制书籍。经厂本大多选用上品纸墨,行格疏朗,且多为赵体字,精写精刻。但主持太监多学识不高,校勘粗疏,为经厂本一大缺点。

《会稽三赋》

   宋王十朋撰,明南逢吉注,尹坛补注,明天启元年(1621)凌弘宪刻朱墨套印本。中国的套版印刷品传世者最早为元至元年间印刷,套版印刷术是明代印刷术一突出成就,万历、天启间最为盛行。尤以吴兴闵、凌两家所印者著称于世,世称“闵刻本”、“凌刻本”。其刻印古籍经史子集四部具备,将各种评点文字套版印刷,如本书赋文墨色印,注文朱色印,以为使读者阅读醒目。白棉纸上,朱墨晶莹,赏心悦目。

《赵氏家藏集》

   明赵文华撰,徐阶选辑,明精抄本。本馆还藏有清抄严嵩撰的《严分宜直庐稿》。这两本书均很稀见。《直庐稿》为严嵩晚年的作品,从个人著述上看,可与他早年的文集串联起来,使其完整;严氏和赵氏为干父子,俩人同属嘉靖朝,很多事件可以相互引证。不仅为研究嘉靖朝历史的重要史料;且赵氏颇具文学素养,其作品有一定文学欣赏性。

《宣和画谱》

   宋人辑,明末武林高拱重刊本。凡二十卷,分道释人物、宫室、番族、龙鱼山水、兽畜、花鸟、蔬果十门,记录宋徽宗赵佶宫廷所藏历代画家二百三十余人作品,共六千三百余件,每门先作叙论,次为画家评传,后刊作品名目及件数,为研究北宋以前中国绘画史的重要资料。

《治平胜算全书》

   清年羹尧辑,清抄稿本。年羹尧为康熙、雍正两朝名臣,曾多次督兵剿抚西藏、青海等地的少数民族武装,才气凌厉,治事明敏。由于他的努力使清前期中央政府对边疆的统治得以加强。除此书外年氏还著有《年将军兵法》。是书十四卷,详细讲述了行兵、作战、武器、军需、阵法等内容,是研究清前期军事理论的重要材料,此书未曾付梓刊行,又是一代名将所著,尤具学术价值和史料价值。

《楚辞新集注》

   清屈复集注,清乾隆三年(1738)弱水草堂刻本。本世纪三十年代,伴随着众多知名学者在清华任教,围绕着这些导师的专长及个人学术研究,图书馆广泛搜求海内珍本,逐渐形成了一些重点藏书项目,如配合闻一多先生的楚辞研究,馆藏各种楚辞的注释解说本达七、八十部之多,进入全国古籍善本总目的有128种。其中《楚辞达》、《楚辞新集注》等为孤本。此系唯一传世初印之本,另有少量后印本分藏各处,但封面均改镌为“受业门人同梓”,此书尚可见刻书原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清允礼等敕撰,清雍正铜活字印光绪间描润本。《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是中国古代编纂的最大一部类书,其最早刊本为清雍正五年(1721)铜活字本,因其卷帙浩繁当时只印行了64部,流传极少。全书5020册,号称“研综古今,搜讨殆遍”,集经、史、子、集之大成。光绪二十二年(1896)清政府选其中一部描润制版,以石印技法影印一百套,作为外交手段,向各大使馆赠送,以宣扬此“中国之大百科全书”。此描润底本后来被留在外交部,当时只有清华学校归属外交部,故又转赠清华收藏。唯抗战南迁时,这部书在重庆北碚经日机轰炸而焚毁严重,可谓历尽兵、火、水、虫、鼠之灾,今仅残存558册。

《续方言》

   清戴震撰,稿本。戴震是我国清代著名的学者和思想家,一生著述宏富,在哲学、天文、地理、历法、数理、音韵、训诂等领域皆有很高成就。戴氏裒集本书之初衷,意在补苴扬雄之《方言》,开始只是摭录他书,且大体上仍以原书为序,未经理董,后见杭世骏《续方言》引据类次均出己右,于是中辍裒集,此书便于二卷后止,因此《续方言》当系戴氏一部未完成的书稿。本书于一九二八年冬由刘半农购于北平琉璃厂书肆。书凡两卷,共十四叶。这部戴震手稿的现世,被当时学界引为盛事,书的末叶就遍布有胡适、章炳麟、傅斯年、陈垣、邓之诚、马衡、蒋梦麟、顾颉刚、钱玄同等名人大家们几次观书后的墨笔题识及钤章,堪称朱墨灿然,满纸生辉。

《文藻四种》

   清黄暹撰,清乾隆仁和黄氏刻巾箱本。巾箱是古时装头巾的小箧,为携带方便,将常看之书刊印得版面极小,以便装在巾箱中随时备看,称为“巾箱本”。此书为《四书读》四种,全国孤本。

《文藻四种》

《十翼后录》

   清黄以周撰,手稿本。黄以周,字元同,号儆季,为同治、光绪间著名学者。曾主讲南菁书院十五年。为学不拘汉宋门户,尤邃三礼,撰《礼书通故》百卷。此书为其治易之作。

《杜工部集》

   唐杜甫撰,明王世贞等评,清道光十四年(1834)芸叶庵五色套印本。此本套印精良,墨色如新,品相上乘,不可多得;且彩色斑斓,极为美观。

《商周彝器图册》

   清人辑,清末拓本。内容均为商周古铜器拓片,上有清著名学者吴大徵、俞樾、吴昌硕及其他金石名家的题跋文字,颇具学术价值。

《本草图谱》

   日本大正十年 (1921) 东京本草图谱刊行会刻本。全书九十三卷,附索引一卷,岩崎常正撰。本馆共藏和刻本82种,其中经部13种,史部13种,子部35种,集部和丛部21种。内有15种为大陆内诸馆清华仅藏,还有15种为稀见本。此书为十数种颜色多色套印,极为精美工致,有工笔画风;而且图文并茂,为研究中医药学的重要文献。

《北平笺谱》

   鲁迅、郑振铎合编,民国二十二年(1933)套印本。当时只印行了一百部,编号出售,至今已十分稀见珍贵。本馆收藏有第42和第69部,每部卷末均有鲁迅、郑振铎(西谛)的亲笔签名。鲁迅和郑振铎都笃嗜木版画,喜好广泛搜集笺纸,认为北平所刻的笺纸最具价值,故访得琉璃厂荣宝斋、淳菁阁、松华斋等九家古玩书画铺所印诗画笺330 余幅,其中多陈师曾、陈半丁、齐白石、金拱北等名家所绘。然后以众多版片拼合精刻精印,成此名作。

《尊古斋金石集》

   民国二十四年(1935)江夏黄浚印拓本。黄氏著作众多,多识鉴精确,收罗宏富。本馆藏《尊古斋金石集》、《尊古斋瓦当文字》、《尊古斋陶佛留真》、《尊古斋造像集拓》、《尊古斋古兵精拓》、《尊古斋古镜集锦》、《尊古斋古玉图谱》原拓稿本七种,有的尚未刊行,即使已刊行的几种,也因印数很少,而鲜为流传。《金石集》收录青铜彝器、石刻造像、钥匙、令牌、玺印各种文字拓片一千余幅。此页显示的为民国时期名拓手周希丁手拓之青铜器物一幅。